网站地图
热门搜索: 更多
  根据对已知库班猪类化石的对比,侯素宽和邓涛认为库班猪为利齿猪亚科的一个族,他们将非洲的库班猪也归入库班猪属,并将欧亚大陆具额角的库班猪都归入一个种——大库班猪,同时他们认为没有足够的证据支持将大库班猪进行亚种一级的划分。临夏盆地的库班猪新材料兼具非洲和欧亚大陆库班猪的特征,并发育一些明显进步的特征,从产出层位来看,可能是目前已知最后的库班猪化石。

         欧亚大陆的大库班猪可能演化自较非洲的K。 massai更原始的类型;新种可能演化自K。 massai或者更原始的类型,代表了欧亚大陆库班猪的一个单独的支系;中国青海的民和库班猪(K。 minheensis)保持了较小的体型,但牙齿有亚脊型化的趋势,代表了欧亚大陆库班猪的另一个独立的演化支系。
上世纪五十年代在前苏联的高加索地区发现了头骨和下颌,命名为库班猪(Kubanochoerus)。随后,非洲地区也发现了这种大型的猪类化石,先后被归入了利比猪属(Libycochoerus)和丘利齿猪属(Bunolistriodon)。非洲的库班猪仅发现了属于雌性个体的头骨,是不具额角的,其雄性头骨是否具角尚是未解之谜。
 
  库班猪的分类和演化长期以来存在大量问题,争议主要集中在库班猪应该归入单独的一个亚科还是作为利齿猪亚科的一个族,非洲的库班猪应该归入库班猪属还是保留利比猪属,欧亚大陆的粗壮库班猪(K。 robustus)和蓝田库班猪(K。 lantienensis)是否为大库班猪(K。 gigas)的同物异名,以及大库班猪是否存在亚种一级的划分。最近,中国科学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的侯素宽和邓涛描述了在甘肃省临夏盆地和政县发现的一具局部保存的头骨化石,建立了库班猪属的一个新种——小库班猪(Kubanochoerus parvussp。 nov。),并系统讨论了上述库班猪类化石的分类和演化上的争议,相关研究成果已经在线发表于《古脊椎动物学报》(Vertebrata PalAsiatica)。
 
  
 
Copyright © 2015-2016 足球投注网,新2网址,皇冠新2——www.hg0088.com|hg0088|波波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