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热门搜索: 更多
 
  在六十年代,免疫学分为两大阵营:一派主要依靠化学,关注抗体和抗原的生化反应;另一派从细胞和机体的角度进行探索。库珀等人发现,来自法氏囊(bursa of Fabricius)的 B 细胞引发抗体免疫,而来自胸腺(thymus)的 T 细胞引发细胞免疫,两者协同作用,共同抵抗感染。这种“双线程工作”理论很好地平衡了两个阵营的观点。
 
  基础免疫学家仍然揪着一个关键问题不放。法氏囊是鸟类特有的,于是接下来好几年,同行们常常问候库珀:“麦克斯,人类的法氏囊今年找到了吗?”
 
  库珀等人一开始认为,小肠中的一段组织可能与法氏囊有演化上的联系,他们在这上面消耗了大量的时间。直到 1974 年,他们才确认小鼠胚胎肝脏细胞能够产生 B 细胞。与此同时,世界各地的多个团队独立发现骨髓也能产生 B 细胞。也就是说,造血系统就是 B 细胞的来源。
 
  不过临床医生们欣然接受这套理论。这些动物模型很好地体现了免疫缺陷疾病患者的情况,那么也许可以据此寻找新的治疗方案。1968 年,借助弗里兹·巴赫(Fritz Bach)发明的相关配型技术,古德和巴赫几乎同时分别对两个患者进行了骨髓移植手术,他们的论文并排出现在《柳叶刀》(Lancet)上。古德的患者是个 5 个月大的小男孩,他的家族中有 11 个男性死于和他一样的严重免疫缺陷疾病;在移植了姐姐的骨髓后,他健康地活到了成年。
 
  如今,医学界已经能对不同的过敏进行更有针对性的治疗,器官移植也已经挽救了许多人的生命。而在农业中,格里克的“鸡屁股研究”也具有重要的地位,法氏囊病防治是每个养鸡场都要关心的话题。最初描述法氏囊作用的那篇论文被引用接近八百次,稳坐《家禽科学》期刊的引用榜首。
 
  最近,为了表彰格里克的贡献,美国国家科学促进会(American Association for the Advancement of Science,AAAS)为他颁发了 2018 年金鹅奖(Golden Goose Award),奖金两百万美元。如今,如果你出现了过敏,医生通常会开几种药物帮你缓解症状,可能还会让你做个过敏原测试,帮助你避开它。你还会经常在新闻上看到,某人捐献骨髓或者器官,挽救了另一个人的生命。
 
  免疫疾病需要高度针对性的治疗,而在六十年代,“过敏”这个词能概括各种各样五花八门的症状,从轻微的皮疹到严重的全身性疾病。而且,有的患者抗体水平很高,却反复感染同一种病毒;有的患者体内没有相应的抗体,却能抵抗这样的感染。
 
  而解决这些谜团、打开现代免疫医学大门的钥匙,就藏在《家禽科学》(Poultry Science)上的一篇关于鸡屁股的论文里。
 
  回到 1952 年。俄亥俄州立大学的研究生布鲁斯·格里克(Bruce Glick)发现鸡、鹅等家禽的屁股上有一个不起眼的腺体,他向导师请教,得知这叫法氏囊(bursa of Fabricius,又叫腔上囊)。意大利解剖学家希罗尼姆斯·法布里休斯(Hieronymus Fabricius)在 17 世纪初首先描述了这个腺体,然而三百年过去了,人们仍然不知道它有什么作用。格里克就把它当成了自己的研究课题。
 
  年轻的布鲁斯·格里克 | 图片来源:The Journal of Immunology年轻的布鲁斯·格里克 | 图片来源:The Journal of Immunology
 
  格里克养了一群鸡,观察法氏囊的生长发育。随后,他切除了几只鸡的法氏囊,然而日子一天天过去,这些鸡活得好好的,看起来没什么不同。
 
  直到有一天,他的同学提莫西·张(Timothy Chang)要给本科生上课,演示疫苗如何让动物产生抗体。因为实在找不到合适的鸡,他只好向格里克要了一些。然而演示结果让张非常尴尬:一个星期后,这些鸡大多没有产生抗体。
 
  张去找格里克算帐。格里克检查了笔记,发现那些没产生抗体的鸡恰好就是切除了法氏囊的几只。他们马上着手进行下一步研究。
 
  这两人可以说非常走运,不光是因为张恰好借走了那些鸡,还因为他在演示中用的恰好是沙门氏菌 O 抗原。针对沙门氏菌的抗体产生的时间比其他抗体要晚,更容易受到切除法氏囊的影响;也就是说,如果用其他抗原做实验,这些鸡的反应很可能没什么不同。
 
Copyright © 2015-2016 足球投注网,新2网址,皇冠新2——www.hg0088.com|hg0088|波波网 版权所有